当前位置:教程分享 > 问答教程 > 历史 >

身为丞相肚里却不能撑船,心胸狭隘的范雎是如何走向人生巅峰的?

  • 历史
  • 2021-05-15 20:56
  • admin

优质回答

身为丞相肚里却不能撑船,心胸狭隘的范雎是如何走向人生巅峰的?

优质回答

范雎是魏国大梁的人,曾胸怀大志想辅佐魏王,但无人引荐,就只能去投靠钟大夫须贾门下做家臣。魏国派遣须贾出使齐国,范雎跟从。


在齐国,须贾的表现唯唯诺诺,还是范雎比较大胆不卑不亢,代替须贾发言,每词每句有情有理。齐襄王觉得范雎非常与才华,想留范雎在齐国,并送给了他很多礼物,但是范雎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国家,所以谢绝了。
可须贾心胸狭隘,诬陷范雎通敌卖国,并拿齐王送范雎礼物的事情作为依据。结果丞相魏齐将他严刑拷打,范雎奄奄一息并把他扔到茅坑之中,以儆效尤,对大家说通敌叛国就是这样的下场。
幸好范雎并没有死,他买通了看看守他的士卒,士卒贪财,于是就趁着魏齐喝多了跟魏齐说,范雎死了,尸体就扔了,魏齐喝多了就同意了。


范雎此次死里逃生,被好友郑安平藏了起来,并改名为张禄,这才逃过一劫。直到秦国的使者王稽来魏国暗访,郑安平就像他推荐了张禄,于是张禄被王稽带回了秦国。
到了秦国之后的范雎也不顺利,后来可算有机会终于是见到了秦昭襄王,范雎凭借自己的口才和才华最终终于折服了秦王,登上了丞相的位置,这个时候,张禄是范雎的身份都没有暴露。
后来张禄建议秦王讨伐魏国,这个时候魏王听说张禄是魏国人,就想拍须贾去出使秦国,希望能打感情牌,去结交一下张禄,张禄装作十分穷轮潦倒的样子见了须贾,须贾看到了他吓的半天说不出话,但是看到张禄如此贫困一时间良心发现,送了一套全新的袍子给张禄。
之后须贾和之后范雎就是丞相张禄,吓得是魂飞魄散,但是范雎看在须贾还有良知的份上,只是简单的羞辱了一下须贾,并没有要了他的命。并让他回去传话告诉魏王,把魏齐的人头拿来,两国才能修好,要不然就要灭了魏国。


后来史记记录范雎“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恨必报。”
范雎并不是心胸狭窄,相反范雎放过了须贾,只是因为须贾给了范雎一件新衣服而已,范雎想要报仇也只是真凶魏齐,范雎能够坐上丞相还是因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并不是真的心胸狭隘之人。

优质回答

范雎是魏人,        字叔,他满腹经纶,周游列国希望能被重用,但没成功,只得返回母国,本想在魏王手下谋个差事,可惜没钱打点,只能先在魏国中大夫须贾门下做事。有一次,须贾代表魏国出使齐国,带上了范雎,他们在齐国逗留了几个月,但并没有没有什么进展,就准备走了。然而齐国国君齐襄王听说范雎能言善辩,“乃使人赐睢金十斤及牛酒”,言下之意便是想要留下范雎,范雎推辞半天不敢接受,此事传到须贾耳朵里,他大怒,“以为睢持魏国阴事告齐,故得此馈”。以为范雎将魏国所谋告诉齐国,才得到这个馈赠。须贾这个人也阴的很,,“令睢受其牛酒,还其金”,也不管你叛变这事是真是假,你既然接了钱,那就坐实你的罪名
须贾回到魏国后,向宰相魏齐禀报此事,魏齐听了后也是大怒,直接就将范雎鞭打一遍。范雎也机灵,眼看着实在受不了了,就假装被打死,于是魏齐便派人用席子把他卷了卷,扔在厕所里。又让宴饮的宾客喝醉了,轮番往范雎身上撒尿,故意污辱他借以惩一警百。范雎与须贾、魏齐的仇就此结下了,范雎看着周围没人的时候对看守说:“公能出我,我必厚谢公。”你要是能放我一马,我以后定有厚报。看守也不忍心看着范雎遭这个罪,便悄悄放走了范雎,又在魏人郑安平的帮助化名“张禄”下躲了起来,静等时机。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秦昭襄王派遣王稽出使魏国,郑安平假装当差役,侍候王稽,一次,王稽问他:“可有魏国贤人愿随我入秦?”郑安平就趁机举荐范雎,约定在夜里相见。与范雎相见后,话还没聊完,王稽就被这个名叫“张禄”的男人的言辞折服,于是决定带上他返回秦国。但范雎的运气不太好,进入秦国边境后,没过一会,王稽一行便碰上了魏冉。魏冉这个人不喜说客,范雎怕被他侮辱,于是躲在车里避祸,没隔多久魏冉到了,与王稽寒暄一番后,故意以“徒乱人国耳”敲打王稽便离开了。还没等王稽喘口气,范雎说:“闻穰侯智士也,其见事迟,乡者疑车中有人,忘索之。此必悔之。”于是下车走了。没过多久魏冉果然返回,检查车子,没发现有人,这才作罢。范雎这才顺利进了咸阳
一行人到了秦国之后,王稽便向秦王推荐范雎,说        此人是天下难得的能言善辩之士,秦王偏不信这一套,范雎等了一年也没等到秦王的接见。也罢,被动不如主动,范雎上书说分析秦国的局势内政,以为“四贵”:穰侯,华阳君,泾阳君、高陵君不过是“以太后故,私家富重於王室”。又以自己心中的明主:“有功者不得不赏,有能者不得不官,劳大者其禄厚,功多者其爵尊,能治众者其官大。故无能者不敢当职焉,有能者亦不得蔽隐”来暗喻秦昭襄王,这就正中秦王的下怀了。秦王正愁怎么把权收回来呢,于是就召见了范雎。范雎也很愁,他知道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了,要好好把握,于是他到了宫门口,假装不知道是内宫的通道,就往里走。这时恰巧秦昭王出来,宦官发怒,驱赶范雎,喝斥道:“大王来了!”范雎故意乱嚷着说:“秦安得王?秦独有太后、穰侯耳”。被秦昭襄王听到,阻止二人争吵,并向范雎道歉说:“窃闵然不敏,敬执宾主之礼”。待入宫后,秦昭襄王屏蔽左右,问范雎:“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嗯嗯两声,没有回答,秦昭襄王又问,范雎还是嗯嗯两声,第三依旧如此,秦昭襄王长跪着说:“先生卒不幸教寡人邪?”眼看“欲擒故纵”已经奏效,范雎也不再推辞,随后就向秦昭襄王进献外交策略,得拜客卿
范雎就任相国后,提出最重要的策略便是远交近攻了。这给秦国明确了目标了,在这之前,秦国向来是谁强打谁,谁不服就打谁,这样下去走的还是之前春秋称霸的老路。而范雎这时提出的远交近攻,不仅仅是一种外交策略,还是秦国统一天下消灭六国的方案。以秦国为中心,逐步向外蚕食,直至吞并所有。远交与近攻相辅相成,在蚕食的同时要先安抚好远方的盟友。这样吞并的阻力就大大的减小了。正是这种由争霸之路转为统一之路的方针,得到了秦昭襄王的亲睐。秦国从此不在是只为了地盘而干架,而是有目的性的侧重消耗敌人有生力量而干架,消耗其他国家的军事潜力。正是这种策略,为几十年后秦始皇的一统天下奠定了基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