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程分享 > 问答教程 > 历史 >

大唐开国元勋刘文静被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 历史
  • 2021-05-15 20:49
  • admin

优质回答

大唐开国元勋刘文静被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优质回答

刘文静和裴寂同属于太原元谋功臣,辅佐李渊起兵称帝,并同时获得“恕二死”的特权,然而后来的两人境遇却大不相同,昔日好友成了死对头。李文静被杀的真正原因历来被解读为是李渊和李世民父子斗法的牺牲品。然四姑娘却认为并非如此。

我们先来看看刘文静被杀的经过:刘文静和裴寂原本是一对好朋友,刘文静是晋阳令,裴寂是晋阳宫监,两人经常一块喝酒畅谈,在乱世中相中了李渊和李世民,于是两人开始辅佐李渊在太原起兵和长安称帝,之后,两人同为宰相,可以说这时候的两人所处地位相差无几,但两人还有不同,刘文静的能力明显是强于裴寂的,而裴寂却是李渊最信任的老友和心腹,这就导致了两人日后的矛盾。
618年,刘文静随李世民西征薛举,李世民因为身患疟疾,暂时将军中之事委托刘文静和殷开山,并嘱咐两人不可轻易与薛举交战,但两人并没有听进去,所以导致了第一次浅水原之战的失败,刘文静被削职除名,但并没有弃之不用,而是继续跟随李世民征讨西秦,四个月之后爵位和封邑都已经恢复,但刘文静似乎从这时起就失去了李渊的信任,和裴寂的距离逐渐拉大。
619年,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于刘武周部下在度索原开战,裴寂大败,被李渊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下了狱,但李渊离不开裴寂,于是不久之后裴寂又被放了出来,而且所受的恩宠愈多。同样是这一年,刘文静随李世民镇守长春宫,与裴寂的差距让他心生怨言,从此和裴寂在朝堂之上针锋相对,两人逐渐走到了对立面。

有一天,刘文静在和兄弟刘文起在家中宴饮,刘文静醉酒后拔出佩刀砍向厅柱,并大声嚷嚷要杀死裴寂,刘文起因为家中不断出现妖祟之事,遂找来巫师在家中做法,这一切让刘文静家中不受宠的小妾看到并告诉了自己的兄长,然后去告状说刘文静谋反,李渊将刘文静交给裴寂和萧瑀审问,最后萧瑀和王纲均表示刘文静并未谋反,而裴寂一口咬定刘文静要谋反,即便李世民出面保刘文静,李渊还是将刘文静兄弟俩处斩,刘家家产没收。
很多人认为李渊之所以明知道刘文静没有谋反却还是执意杀他是做给李世民看,也就是说刘文静是这对父子斗法的牺牲品,初看没毛病,仔细一想就知道并非如此。刘文静出事是在619年,大唐刚刚建国一年,天下未定,李世民的战功也并没有那么显赫,太子李建成也并没有对李世民起忌惮心思,而李世民本身也没有争夺太子之位的心思,李渊父子一心平定天下,稳定大唐。李渊对李世民是充分信任的,只是到了621年李世民受封天策上将之后,太子和秦王之间才开始有了矛盾,而李渊对李世民的打压至少在624年杨文干事件之后。所以说什么刘文静是李世民的人,所以才被李渊处死根本说不通。

实际上,刘文静的死与李世民没有关系,是他自己惹怒了李渊,为李渊所不喜,这里说两点来说明:

  • 刘文静负责替李渊和突厥进行沟通,李渊起兵之初臣事突厥是刘文静一手促成的,而这件事是李渊的污点,最好没有人知道。
  • 刘文静不能很好的管理情绪,裴寂是李渊的老友兼心腹,自然更得李渊信任,而裴寂虽然没什么才能却会哄李渊开心,但刘文静因为与裴寂的差距却在朝堂上公然甩脸色,不管裴寂是对还是错,他刘文静都反对,私事影响了公事。
这三点让李渊很不痛快,再加上裴寂说了一番话:“当今天下未定,外有劲敌,今若赦之,必贻后患。”就是这句话要了刘文静的命,刘文静屡次惹怒圣颜,倘若不杀一儆百,以儆效尤,那么他李渊的威严何在,大唐刚刚建国一年,何以立国?所以刘文静必死无疑。

优质回答

李渊、裴寂、刘文静三人同在太原为官,李渊任太原留守,裴寂为晋阳宫监刘文静晋阳令。刘斐两人经常一块喝酒畅谈,在乱世中相中了李渊和李世民,更有李世民“大度类于汉高,神武同于魏武”,于是两人开始辅佐李渊在太原起兵和长安称帝,李渊任命裴寂为右仆射,进爵魏国公,刘文静为纳言掌门下省,进爵鲁国公,并且“恕二死”,只要不谋反可免两次死罪,以表彰他们二人大唐建立过程中的突出贡献,可说李渊对他们恩宠不可谓不厚。
刘文静自认为文武双全,武能深入突厥虎狼之地,消除了唐军后顾之忧,又与隋军大将桑显大战潼关,击败对手,文能尽力铺佐,删定隋文帝的《开皇律》为唐律通行天下。所以李渊理应更重视他,可裴寂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刘文静更加不满太祖李渊和裴寂,在上朝时刘文静却不知谨言慎行,行为乖张,常与裴寂对着干,这更令太祖不满。

有一天,刘文静醉酒后拔出佩刀砍向厅柱,并大声嚷嚷要杀死裴寂,被家中不受宠的小妾和兄长告状说刘文静谋反,李渊将刘文静交给裴寂和萧瑀审问,裴寂一口咬定刘文静要谋反,即便李世民出面保刘文静,李渊还是将刘文静兄弟俩处斩,刘家家产没收。
问题是李渊明明知道裴寂和刘文静之间的龌龊,仍让裴寂和另一位朝臣审问刘文静,他要用裴寂之刀杀掉刘文静。深谋远虑,思之可怖。

李唐王朝,一大半是李世民打下来的。取长安、败屈突通、扫平反王,李世民才是大唐第一战将、第一功臣。刘文静与李世民共谋起事,又全力辅佐李世民,此人不除全力辅佐秦王,必将影响大唐的稳定,去其羽翼,毁掉秦王滋生野心的土壤,如杀掉刘文静,以秦王的聪慧必然有所明悟和收敛。
这才是刘文静必死的真正原因。629年李世民为刘文静昭雪平反,追复其官爵。天宝六载(747)配享太庙。大中二年(848)进凌烟阁内十七位功臣之一。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优质回答

父子二人做戏,刘文静非死不可
李世民年老时候搞了个凌烟阁,上面有二十四功臣,排在首位的叫长孙无忌,还有一些很知名的人物,比如开国三大功臣房玄龄、杜如晦、李靖等,这些人物当然厉害,也确实功勋巨大,但相比于刘文静的奠基之功,还是差那么一丢丢的,为什么刘文静没有入住凌烟阁呢
若说刘文静有罪被李渊杀掉,但629年李世民登基为帝后已经为他平反,恢复一切爵位,按道理讲,把老刘放入凌烟阁,是必须的,也是情理之中的,可李世民就没这么干
所以啊,当年老刘的死,其实是父子共同决议,只不过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罢了。刘文静虽然功勋巨大,引导并辅佐李渊父子建立大唐,也使大唐渡过最初的艰难时刻,但他犯忌讳了,非死不可!什么酒后失言半夜要杀裴寂引子而已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干了什么忌讳的事了呢?
杨广三征高丽后,大隋进入了乱世,刘文静看准时机,唆使李渊叛变自立。但太原李家本是隋朝国公,周边又有众多大隋兵马,北方更是群雄乱起,李家一旦自立,说不得就得给隋朝和群雄兼并掉。不过这个顾虑,让刘文静解决了,自立之初,老刘力劝李渊
连突厥以益兵威
就这样,经过刘文静谋划,老李家和突厥联系了起来,具体什么条约内容不得而知,流传在外的有两条:一是李家向突厥称臣,二是突厥入关后土地人口归李家,金银财务归突厥
协议谈妥后,刘文静带着突厥大军入关,李家局面随即稳定。后面又灭了杨广手下猛将屈突通(战败投降,也是凌烟阁上榜人物)数万大军……
等杨侑禅位李渊时,李家算是彻底站稳了脚跟
大唐建立后,统一天下需要大义,这勾引异族入关的龌龊事当然得甩锅,一手操办其事的刘文静,也就进入了生命倒计时。619年,刘文静临刑前感慨:高鸟尽,良弓藏
那时候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萧铣等众多势力还没平定呢,老李家远没有到高鸟尽、狡兔死地步,哪里需要良弓藏!刘文静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他明白了。后来李世民给他平反,却不给他荣耀,也是如此
虽是李渊父子甩锅,但刘文静之死,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
估计当年杨广被困雁门,也是老李家搞的鬼

优质回答

提到唐朝的开国元勋,人们的第一印象可能是骁勇善战的尉迟恭、程咬金,或是领兵有方的李靖等等。其实,除了这些冲锋陷阵的将军,还有许多谋臣能吏在唐朝建立的过程中立下过巨大贡献,这其中就有被有的人认为是唐朝第一功臣的刘文静。他帮李渊策划了太原起兵,又为李世民献上许多良策,最终却惨死,这是为什么呢?

《旧唐书》形容他是"伟姿仪,有器干,倜傥多权略。"隋朝末年,他担任晋阳令,这时正好裴寂在当晋阳宫监,于是二人结为好友。李渊来到太原,刘文静敏锐地察觉到他"有四方之志",等到他看见李世民,便对裴寂说:"非常人也。大度类于汉高,神武同于魏祖,其年虽少,乃天纵矣。"
后来刘文静因为和起义的瓦岗寨李密结亲,被连坐抓进大牢,李世民亲自来到监狱中探望,询问他对时局的看法,刘文静侃侃而谈道:"诚能应天顺人,举旗大呼,则四海不足定也。今太原百姓避盗贼者,皆入此城。文静为令数年,知其豪杰,一朝啸集,可得十万人,尊公所领之兵,复且数万,君言出口,谁敢不从?乘虚入关,号令天下,不盈半岁,帝业可成。"

李世民采用刘文静的建议,暗中策划起兵之事。不过,他又害怕父亲李渊反对。于是刘文静又将和李渊关系很好的裴寂介绍给李世民,帮助李世民谋划。不久,李渊因为太原副留守高君雅被突厥所败而连累,被拘捕。刘文静便与裴寂一同劝说李渊图谋大事。李渊这才同意。
原本,李世民已经准备好劫狱救父,然后趁势起兵,可李渊却正好被释放了。重获自由的李渊又陷入犹豫,于是李世民便让刘文静伪造隋炀帝的文书,称要将李渊所管辖的民众迁去征讨辽东。另一方面,刘文静让裴寂催促李渊,让他早日起兵。
李渊起兵后,自封大将军,刘文静为大将军府司马。刘文静"劝改旗帜以彰义举,又请连突厥以益兵威。"李渊便派遣刘文静出使突厥,刘文静对突厥始毕可汗说:"愿与可汗兵马同入京师,人众土地入唐公,财帛金宝入突厥。"可汗大喜,赐兵马帮助李渊。加上刘文静后来用计大破隋军,攻取了新安以西的大片土地,于是"转大丞相府司马,进授光禄大夫,封鲁国公。"
唐朝建立后,他与李世民、裴寂都得到了"恕二死"之权。刘文静觉得自己的才干、军功都在裴寂之上,而官职爵位却不如他,于是心中不平,以至于朝堂上商议政事,"寂有所是,文静必非之。"裴寂赞成的,刘文静一定要反对,于是二人的仇恨逐渐加深。

刘文静与弟弟喝酒,醉后"拔刀击柱曰:'必当斩裴寂耳!'"这话被其小妾听见,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她哥哥向皇帝举报,于是刘文静被李渊叫去审问。刘文静坦然自己嫉妒不满,李世民、李纲等人都认为他只是一时之气,而裴寂则对李渊说:"文静才略,实冠时人,性复粗险,忿不思难,丑言悖逆,其状已彰。当今天下未定,外有勍敌,今若赦之,必贻后患。"
于是李渊听信裴寂,杀了刘文静,临刑前,刘文静哀叹:"高鸟逝,良弓藏,故不虚也。"享年五十二岁。
他为唐朝建立功勋,却因为一次酒后失言而被诛杀,李渊承诺的"恕二死"在怀疑刘文静有谋反之心时变成了空言,令人唏嘘。

优质回答

刘文静,是唐朝的开国功臣。在李渊未称帝前,刘文静就联络李世民、裴寂,为李渊起兵反隋做准备。唐朝建立后,刘文静成为了太原元谋功臣之一。但是后来刘文静却身受冤屈,虽然李世民也曾力保刘文静,但最后刘文静还是被处死。


那李渊为什么要执意杀刘文静呢?
刘文静作为唐朝的开国功臣、太原元谋功臣之一,说明他功劳是很大的,同时他能力也很高。所谓功高则震主。正如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道理。
唐高祖李渊本来对刘文静就有所猜忌。在加上刘文静和裴寂不和,而裴寂又深受李渊的信任,裴寂就进言除去刘文静。当时虽然有李世民力保刘文静,但是最终刘文静还是被处死了。
所以李渊会执意处死刘文静。


本来李渊建立大唐后,刘文静认为他才能在裴寂之上、功劳在裴寂之上。然而地位、官职却远远不如裴寂。所以刘文静心里很不平衡,故而他对裴寂也有所怨言。他和裴寂两人后来在朝堂之上,只要是裴寂赞同的,他则是反对,所以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很大。
后来刘文静酒后用刀砍柱子,并还说要杀了裴寂。而当时刘文静的一个侍妾失宠,所以心生怨恨,于是就让其兄告发刘文静,诬陷刘文静谋反。


结果李渊就让裴寂和萧瑀审理刘文静。刘文静在被审时就说,“太原起兵时,自己和裴寂地位还是差不多,自己的才能和功劳并不比裴寂少,但如今地位却远不如裴寂,自己却有不满之心”。
刘文静话虽这么说,但是李世民、萧瑀等人都认为刘文静只是对裴寂有所不满,却非真的谋反。所以李世民就力保李文静。
本来李渊就对刘文静有所猜忌,这时裴寂又对李渊说“刘文静才能、谋略的确很高,但是他为人阴险,他的丑言怪节已经露出,此时天下还没有平定,外又有强敌,若留下刘文静,将来可能就会后悔的”。


最终本来就对刘文静有所猜忌的李渊,就听信了裴寂之言,处死了刘文静。后来李世民则为刘文静平反,追复刘文静的官爵。

优质回答

在李世民破王世充窦建德受封为天策上将的前二年,唐朝发生了一件意蕴深长的大事,新王朝建立不久,却杀掉了对建国有大功的刘文静,刘文静既当过宰相,又是李世民的铁粉和主要谋主,这件事被后世史家认为是促使李渊李世民走向对立,最终触发玄武门之变的伏笔。

刘文静生得姿仪俊伟,而又才干突出,在隋朝袭父爵仪同三司,被任命为晋阳令,史载他“生性倜傥而有权谋”。(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按一些史书说法,李渊太原起兵几乎全是他促成,又与晋阳宫监裴寂交好,刘文静见到李世民相貌惊为圣天子,后因李密姻亲关系入狱,李世民前去探望,刘文静面授机宜,诱裴寂,促李渊,杀守将举兵,终成大业。

唐朝建立,刘文静成为宰相之一的纳言,之后出将入相,屡立功勋,成为李世民的铁杆谋士,与秦王李世民、裴寂一同得到“恕二死”的特权。“有诏以太原元谋立功,尚书令、秦王某,尚书左仆射裴寂及文静,特恕二死”。而刘文静被杀的起因,却又轻微可笑。(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

因都龙从出身,而裴寂官位宠信度都在刘文静之上,刘文静愤愤不平,经常在朝堂上与裴寂唱反调,在与兄弟刘文起饮宴,刘文静醉后口出怨言,拔佩刀砍斫厅柱,称要斩杀裴寂,被人告发诬称造反,被捕讯问。大臣多认为刘文静并非谋反,李世民也极力保全刘文静,裴寂进言,说他权谋过人而又生性阴险,必为后患,坚定了李渊杀心。
临刑时刘文静抚膺感叹说“高鸟逝,良弓藏,故不虚也”。李世民登基后,为刘文静平反,并借小事贬斥裴寂,说“计公勋庸,不至于此,徒以恩泽,特居第一”,把他贬到蒲州。
读史鉴今,欢迎关注南方鹏共同探讨。

优质回答

刘文静之死,表面上是与裴寂不和,触怒李渊而死,实际上却是因为李世民。
在唐朝开国功臣中,刘文静这个名字其实很一般,远没有长孙无忌、魏征这些来的厉害。但实际上,他的地位要高于凌烟阁二十四功臣里面中的任何人。因为,他是李渊起兵的核心成员,是大唐立国的主要策划人,属于李唐王朝的奠基人。
当初李渊起兵晋阳,核心骨干除了几个儿子以外,最为倚仗两个人,一个叫刘文静,另一个则叫裴寂。
他们一个是晋阳令,为朝廷委派的晋阳行政长官,李渊名义上是在他的地盘上混。一个则是晋阳宫监,掌管晋阳府库,李渊起兵的钱粮物资都得倚仗他。
按理来说,这两个人应该是李渊起兵反隋道路上的最大阻碍,但乱世之秋,哪有那么多忠君之臣。刘文静和裴寂早早的就和唐国公府搅在了一起,在他们的支持下,李渊起兵非常顺利,几乎是兵不血刃就拿到了晋阳的掌控权。
更值得一提的是,当初李渊还没有起兵想法的时候,他和裴寂、李世民三人就已经在谋划。最终三人联手给李渊挖了一个坑,让李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睡了晋阳宫宫女,犯了死罪,不得已上了贼船,起兵造反。
李渊起兵之后,自封为大将军,而刘文静则是大将军府司马,裴寂则是将军府长史。在隋唐时期,司马和长史向来都是副职佐官。所以,从官职就看得出来,刘文静和裴寂二人,就是大将军府的二号人物,为李渊的左膀右臂。当然,李世民和李建成要除外。
后来李渊攻下长安,立代王杨侑为帝,进位大丞相。刘文静依然是李渊麾下司马,裴寂则依然是长史。此外,刘文静被封鲁国公,裴寂则被封为魏国公,要知道当时李世民也仅仅只是秦国公。
后来李渊称帝,刘文静作为开国元勋,被拜为纳言,位同宰相。甚至还与李世民和裴寂三人一同得到了“恕二死”的特权,这相当于多了两条命啊。
文静初为纳言时,有诏以太原元谋立功,尚书令、秦王某,尚书左仆射裴寂及文静,特恕二死。
此时的刘文静,可以说是风光无限,论功劳他是太原首谋,论地位,他是宰相加鲁国公,甚至于他还有两次免死罪的机会。但是谁都没想到,距离李渊许下“恕二死”的承诺一年都不到,刘文静就被李渊给杀了。
话说这刘文静虽然风光,但一直却被裴寂压了一头。当年在晋阳,他是晋阳令,但裴寂却是晋阳宫监,晋阳宫可不归晋阳令管。后来在将军府,他是司马,裴寂却是长史,依然高他半头,在丞相府依然如此。而在李渊称帝之后,他是纳言,裴寂则是尚书仆射,依然高他半头。
总之,只要有裴寂在,刘文静永远都只能是大唐第二功臣。这对于刘文静来说,其实是比较憋屈的,在他眼里,裴寂无论能力还是贡献,都不如他。
当初晋阳起兵坑李渊,谋略是刘文静弄的,威胁告发是李世民做的,裴寂只不过是在晋阳宫找了几个宫女。
而后来征战四方,刘文静连突厥,取长安,败桑显和,退屈突通,可谓是战功赫赫,最终才得以封爵拜相。而裴寂不过是跟着李渊身边,从太原走到了长安,动了动嘴皮子,拥其称帝,结果却能压他一头。
每每想到这些,刘文静不服,他底下的兄弟们也不服。是故,刘文静与裴寂势同水火,甚至于对于李渊的偏小也多有不满。后来刘文静因为在家中请巫师做法驱邪,被人诬告谋反。李渊将其收押候审,而负责审理此案的,便有刘文静的死对头裴寂。
虽然当时李世民等人都在为刘文静求情,刘文静自己也否认有谋反之意,而且关键是此案并没有证据能说明刘文静他造反了,当时作为主审官员的萧瑀都站出来为刘文静说话,但是裴寂却力主刘文静后患无穷。最终,李渊听了裴寂的,斩了刘文静。
从这里来看,这似乎就是一场刘文静与裴寂的个人恩怨。但其实,许多人都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斩刘文静的不是裴寂,而是李渊。如果不是李渊决心要斩刘文静,仅凭裴寂一个人,在没有谋反实证的情况下,如何能够推倒位高权重的刘文静?
那么,李渊为何要杀刘文静,仅仅是因为他对自己不满或者不敬吗?对于一个不以残暴著称的帝王来说,说不过去。要知道前不久他还许诺给刘文静“恕二死”的特权,如今因为一些情绪就来自己打自己的脸,明显不划算。
事实上,李渊要杀刘文静,不是要给自己立威,更不是要给裴寂出头。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儿子李世民。
和裴寂不一样,一直以来,刘文静都是李世民的人,在晋阳起兵之前,二人就是惺惺相惜的好友,晋阳起兵之后,两人更是并肩作战。而在李渊称帝之后,李世民更是将其调入了自己的元帅府,成为了元帅府长史,成为了秦王的助手。所以,李渊除掉刘文静,其实就是除掉了李世民的一大臂膀。
当然,这里有个问题就是刘文静死得太早了,武德二年,李渊登基不久,天下未定。他还需要李世民去为其征战天下,所以并没有打压李世民的理由。就算是李渊有这个想法,但是也不会表现出来,否则后来他就不会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给他天策府这么一张底牌了。
所以,李渊的举动并不是要打压,削弱李世民,而是要敲打,告诫李世民。
太原起兵,李渊曾答应李世民,事成之后立他为太子。然而李渊称帝之后,李建成当了东宫太子,李世民则只是秦王,但李世民可不想只作一个秦王。所以李世民和太子李建成的矛盾却是已经存在了。而且,李世民一直都在表现他的不满情绪。
当时刘文静下狱,李世民求情,对李渊说了这样一句话:
义旗初起,先定非常之策,始告寂知;及平京城,任遇悬隔,止以文静为觖望,非敢谋反,极佑助之。
表面上看,李世民是在给刘文静做辩护,但实际上却是自己的内心写照。
刘文静因功高而不服裴寂,他李世民同样因功高不服李建成。不管李世民是有心借题发挥,还是无心的真情流露。这句话传到李渊耳朵里就是:你想当太子。
当时天下未定,李渊可不想李世民因为这个缘故而生出异心,从而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他需要敲打一下李世民,而刘文静就是最好的工具。所以,李渊拿刘文静开刀,卸去了李世民的一条臂膀,以达到一个告诫的目的。
所以,刘文静其实死得挺冤的,你们两父子吵架,为什么要我刘文静背锅?说好的“恕二死”呢?
对此,李世民也是心有愧疚,登基之后给刘文静平了凡,追复其官爵。至于工具人裴寂,则是被李世民找机会罢免了官职。李世民和刘文静一样,一直看不上裴寂,认为其能力一般,如果不是和李渊亲近,根本坐不上这个位置。

优质回答

刘文静之死是一起彻头彻尾的政治事件,他在其中充当的政治角色和政治使命就是高祖李渊为分化秦王李世民的力量,打击秦王府渐次提升的政治势力所进行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作为高祖李渊晋阳起兵的首义之臣,刘文静在李唐的建立过程中可是立下过大功的。除了早期全程参与谋划外,早在公元617年6月兵发长安之前,为防止突厥袭击自己的大后方,李渊就派刘文静出使突厥,与当时的始毕可汗进行谈判,面对贪得无厌的突厥人,刘文静因人制宜,许之以厚利,成功消除李渊起兵的后顾之忧。当李渊进攻长安的时候,又是刘文静在潼关拖住隋朝名将屈突通,让李渊一战功成。
这么一个堪称开国元勋的功臣,为什么仅仅在大唐开国两年(武德二年)后就被杀了呢?
这得从他和李世民的私交谈起。
刘文静最早和裴寂、唐俭、长孙顺德一样,都是唐高祖李渊太原起兵的首义之臣:“太宗与晋阳令刘文静首谋,劝(李渊)举义兵(《旧唐书》)”。和后几个人不同的是,从起兵之初,刘文静就开始向李世民靠拢,并逐渐成为秦王的得力助手。
他俩的交情始于志同道合。在刘文静因为李密(两人有姻亲)事件被关进监狱等候处理的时候,第一个出面营救的就是李世民,这让刘文静感激涕零,立即就起了效死之心。也正是那时,他们对起兵造反完成了第一次意见交流。
李世民有一个特点,喜欢人才、重视人才并注意网罗人才,他最著名的“秦王府十八学士”并非一朝而成,而是在征战过程中慢慢搜罗和积累起来的。所以,当他发现刘文静的才能时,立马就起了惺惺之意,这一点在之后更表露无遗。比如,武德元年七月,李世民西征薛举的时候,刘文静任元帅府长史;同年十二月,李世民官拜太尉、兼陕东道行台尚书令时,刘文静再次担任陕东道行台左仆射。这时候,与其说刘文静是大唐的民部尚书,还不如说是秦王李世民的铁杆助手和随身幕僚更为恰当。


这就碰到李渊的底线了。
我们知道,权力的道路上不允许双线并行。以新兴大唐为例,朝堂之上只允许李渊一马当先,所有人都只能唯李渊马首是瞻,谁也不能破坏规矩。换言之,李唐唯一的话事人就是李渊,除此之外谁也不能另立“中央”,太子李建成不行,秦王李世民不行,你刘文静拿着我李渊的俸禄,却听着李世民的话、干着秦王府的活,就更不行了!
所以必须打击,而且趁其羽翼未丰的时候进行打击。儿子是亲的,那就拿刘文静开刀,而且还可以敲山震虎(李世民)。 所以,刘文静家里随随便便的一次“驱鬼”活动就被安上了“谋反”的罪名,谁求情也没用,一个大唐开国元勋就这么窝窝囊囊、不清不楚地死了。
不过,对他的功劳,李世民没有忘记。贞观三年,太宗皇帝将帝国完全打上自己的印记后,专门对刘文静进行了平冤昭雪,先是复爵,接着又把他儿子刘树义招为驸马,并由其承袭鲁国公爵位,也算是对他完成了一次迟到的补偿。

优质回答

这事的根源,得从刘文静与他的同僚——裴寂之间说起。



论资历,刘、裴都是辅佐大唐创业的骨灰级大拿,堪称元老中的元老。  
论贡献,刘文静提出了攻取关中的行动计划(论美诸葛亮的隆中对),搞定了突厥大可汗,活捉了大隋关中主将屈突通,堪称为李渊建国提供了一条龙全套服务。而裴寂虽不如刘文静才华夺目,但作为晋阳行宫主管的他,一下子就砸出了储藏在宫中的九万斛米,五万段绸缎,四十万副甲胄,和五百名娇滴滴的性感宫女,可谓是替李渊做到了两肋插刀。
如果拿今天的视角看,刘文静贡献有如咨询服务,裴寂贡献好比天使投资。二者都很重要。所以大唐建国之初,裴寂受封尚书右仆射,刘文静官拜纳言,都是宰相之职。  
不过,尽管二人表面地位相当,但与李渊的私交却有着天壤之别。裴寂心思细密,善于投李渊所好,所以极得信任。而刘文静虽然才高八斗,却自视甚高,不善察言观色,经常拨人面子,因此与李渊的关系并不特别和谐。
一个例子或许可以说明问题。据称,李渊为了同大臣套近乎,经常喜欢让对方坐到御榻上,以示我对你兄弟够意思。但刘文静却不解风情的引经据典,说皇帝与臣子坐一席会坏了规矩。李渊则尬笑一声,说遵那些陈规陋习干嘛,人家光武帝刘秀还和旧友共寝过呢。  
如果要做个类比,裴寂与李渊都属于营销型人才,擅长做客户关系。而刘文静则属于专家型人才,痴迷于攻克难题。
当唐军在与西秦帝国的对攻中惨败下来时,身为副帅的刘文静难辞其咎,被免去一切官职。而后来虽然戴罪立功,在反击战中灭掉了西秦帝国,但刘文静重新获得的官职不再是宰相级的纳言,而是部长级的民部尚书。相当于给了他一个降职处分。 而他心理的不平衡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特别是看到裴寂耀武扬威的时候。  
作为大唐首屈一指的老专家,刘文静怎么也想不明白,像裴寂这样的三脚猫水平,怎么能够如此受到皇帝器重。或者说得再直白点,他有点嫉妒昔日的老同事。所以,每到朝堂论事时,他总喜欢针对裴寂的论点,把对方驳得哑口无言、体无完肤,借以显示自己的水平就是比裴寂要高那么一点点。  裴寂再迟钝,也明白这老哥们儿是摆明了是要跟自己唱反调。双方矛盾也逐渐公开化了。   
不过,刘文静比较吃亏的是,尽管在上班时刻,他能从技术角度完爆裴寂。但在下班时刻,裴寂却能在与李渊的觥筹交错中扳回一城。所以,随着刘文静与裴寂内斗的越发激烈,他与李渊的关系反而越为疏远。



一方面是自命清高,一方面却是现实惨淡。眼看因为裴寂作梗,自己在李渊心中的地位每况愈下,刘文静的怨愤也越发强烈起来。  
有一次,他在与弟弟喝酒时,竟然借着酒劲拔刀砍中柱子,嘴里还大叫:我一定要砍死裴寂。又有一次,他家里说闹妖怪。他弟弟便找了一个巫师,在院中披头散发,嘴中咬刀,做了半天法事。  
这些不同寻常的举动被府中一个怀有怨恨的人——失宠小妾看到眼里。小妾告诉了她哥哥。她哥哥则向皇上进行了举报(是否受人指使就不得而知了)。举报的罪名是:刘文静对朝廷心怀怨恨,又装神弄鬼,恐有谋反之心。随后,皇上便下令将刘文静兄弟缉拿归案。  
按道理,此案涉及裴寂,裴寂理应避嫌,但李渊却果断委派裴寂为主要办案人,与另一个叫做萧瑀的大臣一起提审刘文静。这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不久后,裴寂、萧瑀便向皇上呈上了一份案犯口供。口供中,刘文静这样供述道:在创业时期,他与裴寂的功劳、地位都相当。但后来裴寂越混越好,在朝野风光无限。他却越混越差,立了这么多功劳,最后的封赏竟与其他一般人差不多,所以有点心理不平衡,但绝对没想过要谋反。  
李渊看过供状之后,朝群臣愤怒的说道:这个说辞难道不就是谋反铁证吗?  



由于此时刘文静已不在朝堂,无法再为自己辩解。而且皇上一口咬定刘文静谋反的态度,又吓得多数大臣不敢吭声。
这时候,真正有勇气敢站出来帮刘文静说话的只剩三个人。他们分别是李纲,萧瑀,和李世民。  
李纲、萧瑀俱为隋朝老臣,又都性格耿直。他俩此刻挺身而出,颇有仗义执言的意味。  而与刘文静关系一向密切,又相互欣赏的李世民更是不惜驳裴寂面子,很直接的说道:太原起义时,确实是刘文静先定下关中攻略,然后才告诉的裴寂(等于直接肯定刘文静对大唐的功劳要高于裴寂)。但是,他现在的职务和待遇却远远低于后者(含蓄指出刘文静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所以,刘文静的怨言是出于心理不平衡,而非蓄意谋反!  
待三人说过话后,李渊沉默片刻,又问裴寂:你有什么看法?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裴寂。不知这个刘文静的死对头究竟会不会落井下石?  
裴寂则说,刘文静才华、谋略可谓出类拔萃,但却高傲、轻率,又好铤而走险。现今天下尚未归一,留之必将遗患无穷。  
低头沉默良久之后,李渊最终下令将刘文静兄弟处以死刑,没收其一切财产。  
据称,曾为大唐建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刘文静在临刑前,想起同样被诛杀的功臣韩信,不由感叹道:鸟尽弓藏,果然不虚!  
关于刘文静的死,后世大多谴责裴寂,认为他不该说那段留之遗患无穷的话。但实际上,李渊让裴寂查这个案子开始,就已经对刘文静动了杀机。
在李渊的履历中,先后杀掉了王世充、窦建德、萧铣,甚至是主动跪舔的杜伏威。因为这些人物的号召力都太强了,既无法为大唐所用,留着又随时会爆炸,所以干脆都杀掉。
同样,像刘文静这样影响力巨大,又心怀不满的人物如何处理也是很伤脑筋的。如果重用,心里不放心。留着不用,他就在家里动刀子砍柱子,还是不放心。所以,还是杀掉保险。  
也就是说,刘文静早就难逃一死!而皇上需要的,只是一个杀他的理由。因为没有开国皇帝喜欢承担杀功臣的骂名。
裴寂神补刀般的发言,只是帮李渊把这个骂名给揽过去了。   
而对刘文静自己来说,致死的根本原因,既不是因为曾经犯过错误,也不因为能力不够,而是因为自以为牛叉的清高性格。  
这便是情商决定命运的典型例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