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程分享 > 问答教程 > 军事 >

毒药是否被广泛用于战争?

  • 军事
  • 2021-05-15 18:40
  • admin

优质回答

毒药是否被广泛用于战争?

优质回答

现代战争使毒,那叫化学武器,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谁用谁倒霉。
比如萨达姆,他在两伊战争时打急眼了,有点输不起,便悍然对伊朗使用了沙林毒气攻击,投放了大量的沙林、塔崩、芥子气等毒剂,对伊朗造成了严重的杀伤。根据当时的记录,仅塔崩毒气伊拉克自1981年起就被用于对伊朗的炮击,而1983-1988年间,芥子气、沙林等毒剂更是频繁被使用。
后来萨达姆又在1988年同年镇压库尔德人叛乱时再次使用了化学毒剂,使用战机投掷了沙林和芥子气炸弹,后被指控造成了5000多库尔德人死亡。这成为萨达姆受审后最大的罪行之一。
到1991年海湾战争时萨达姆的余毒都仍然存在,人们非常害怕萨达姆拿化武攻击以色列,科威特和多国部队,着实紧张了好一阵子,所幸萨达姆没傻到家。
实际上萨达姆并不算什么毒气大牛,在化学毒剂方面最厉害的是美国,他们开发的VX毒剂堪称化武之王,1968年做VX投放实验时,因为“鬼怪”战机挂载的毒剂罐发生故障,小小一罐VX毒剂被半空播撒,造成了颅骨谷地6000只羊死亡,其余生物死伤无数。
尼古拉斯凯奇电影《勇闯夺命岛》中,被老兵们盗走并准备拿导弹发射出去的毒剂就是以VX为原型,它的杀伤力一点都没掺水。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因为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包括德国在内,对化学毒剂的运用都相当谨慎,没有任何人使用哪怕一丁点毒气。
但唯独中国战场和埃塞俄比亚例外,因为当时贫弱的中国根本不具备化学战能力,因此日本可以恣意对中国军民使用毒气攻击,还得意洋洋的称之为“决胜瓦斯”,坑害中国军民无数。意大利人也因为被埃塞俄比亚人打得头破血流,恼羞成怒而使用了毒气。
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化学毒剂高速发展的一个时期,多种高强度毒剂被开发出来,沙林、梭曼都源于此时。
再往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化学武器最泛滥的时刻,英法德等主要参战国开发出了相当多的化学毒剂,比如我们熟知的芥子气就是那个年代开发的,阿道夫·希特勒最后也是因为芥子气受了伤。
除了芥子气外,还有氯气、路易士气、光气等毒气,仅德军在使用的毒剂就达到22种之多,甚至还有许多双方秘密使用的,但因为各种原因表现不好而被放弃的毒剂,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后打成了化学武器满天飞的恐怖战争,动辄就是各色毒烟满战场的翻滚,士兵们除了尽力刮干净自己的胡子,并祈祷防毒面具不会有故障,没有任何的办法。
实际上,防毒面具也没用,许多毒剂是非吸入式的,靠接触和皮肤吸收一样能中毒,甚至还拥有长期的沾染性,保不准你吃饭时拿衣服擦擦手就中招了。
一战以前的毒气战历史就很少了,在不具备工业化学能力之前,人们根本没办法经济高效的生产出大量的毒剂,甚至在现代化学到达一定高度前,人们连找出一种适合大范围使用的毒剂都不行
历史上倒是出现个误会,许多文章记叙了英国在对南非、中国用兵时,曾经使用过一种名叫“列低炮”的毒气炮弹,还留有大量的文字记录,形容列低炮如何凶残。然而,所谓的列低炮其实是苦味酸炮弹,这是一种后来被很频繁使用的炸药,英文写作“Lyddite”,与其说苦味酸把人熏死,到不如说那时候的人对剧烈爆炸的冲击波陌生。
更早一点的古代就实在乏善可陈了,西方人主要喜欢使用湿木叶和硫磺来制造呛人的浓熏敌。同样的东西还有利用松香、锯末和沥青制造的熏烟,这种战例从古希腊人的战争到十字军东征都有出现。然后还有利用烧炭制造的一氧化碳杀死坑道里敌人的方法,有些书籍提到过中世纪时发生过这样的战例,但有争议且记叙不明确。
中国古代曾经也有一段时间利用硫磺熏敌,后来还诞生了利用朽柴垛加菜油、蜡、枯草来制造浓烟的方法,当黑火药被运用后,中国人开始利用黑火药制作毒烟球。这种烟雾弹算是古代科技含量最高的东西了,它的成分非常驳杂,在配比很混乱的黑火药中掺入了巴豆、砒霜等成分,然后做成球状,用特制的纸片糊住外面,有需要时就点燃了扔出去,被熏到的人将又吐又呕头晕倒地。
非烟熏的方法也有,比如兵器淬毒,古代各种地方都存在给武器淬毒的情况,比如使用箭毒木在箭头上的少数民族,为历代中原军队都带去了很大的伤亡。又比如关羽中的毒箭,他哪怕刮骨疗伤也为此元气大伤。
除了这些直接运用外,古代还会采用各种毒药破坏水源,比如往水井里释放各种有毒物质,给敌军饮水造成困难,或者干脆将死掉的人畜丢进水源里,让细菌来破坏水质。
总的来说,古代人因为无法掌握能大规模作用的战争毒剂,所以只能通过一些小手段有限度的在战场上使毒,真正毒剂被大规模运用还是现代的事情,但随着文明的发展,化学毒剂也成了过街老鼠,很难再见得光了。

猜你喜欢